主页 > Z妙生活 >为了让一餐不到30元的米饭别滋生细菌,那些无奈的厂商只好这样 >

为了让一餐不到30元的米饭别滋生细菌,那些无奈的厂商只好这样

Z妙生活 2020-06-15

咖啡厅坐着两个约三十来岁的女生,一个旁边放着婴儿推车带着一个小孩。小孩在婴儿车内熟睡着。

「你前几天有没有看到防腐药水煮白饭的新闻?」婴儿推车旁的女生S问道。

「有啊!我有看到,我觉得厂商实在太黑心了!给小朋友吃的饭耶!」女生M点点头。

「我一开始看到的反应跟你一样,可是等我生气完我又在想,事情真的像新闻写的那个样子吗?后来网路上陆陆续续好多文章在写这件事,我一篇一篇慢慢看,才发现背后的问题更大。」

「你说的背后的问题,是指什幺?这不就是厂商想便宜行事、压低价格,所以才做这种黑心的事情吗?」M的口气还是有点激动。

「你先不要那幺激动,听我慢慢说。我问你,你自己在家煮饭,你觉得从买食材到水电瓦斯的花费,平均一餐大概需要花多少钱?」

「我想想啊,如果自己煮,当然食材会尽量挑新鲜但也要便宜的,如果水电瓦斯加进去,平均一餐大概也要40元吧?

「你是一个人住,自己煮可以省的有限,像我去算我自己在家煮饭,因为一次煮给四个人吃,食材加水电瓦斯平均起来一个人一餐大概25元。如果一次吃的比较少,大概最低也要20多元。」S边说边比手画脚。

「对啊,煮饭这个东西人多比较好处理,成本也比较低。」M点点头。

「那我问你一般外面便当大概多少钱?」

「最便宜最阳春的50元,贵的100元以上也是有。」

「所以你觉得外面卖的,最便宜大概一餐50元应该不为过吧?」

「对呀,因为我们自己煮只要食材跟水电瓦斯,人家营业还要把人事成本还有设备店租都算进去。其实卖50到100元依不同菜色来看,都算是合理的价钱。」

「可是你知道吗,以嘉义县来说,他们国小一餐只给厂商28元,国中33元,人事费加设备费固定占12元。」

「一餐33元?等等,那不就是花在菜钱加水电瓦斯上,只有21元?」

「对。所以你大概可以想像,他们利润很低,因为利润很低,就必须要一次煮很多很多,这样平均下来才可以维持足够的利润营运。」

「可是这也不是加防腐药水的理由啊!」

「你不要激动啦,先听我说完嘛。我刚说一次要煮很多,你觉得这个很多到底是多少?」

「恩….我不知道耶….」

「业界说以供应量一万份计算,要从天黑煮到天亮。」

「一万份的量…想想还满惊人的耶。」

「然后这一万份的饭,不是煮完就没事了,要跟菜分装送去学校。送去学校,运送过程会有保温问题,也会有饭菜会不会在运送过程中长出细菌的问题。之前塑化剂风暴,很多人认为用塑胶装就是不健康,以高雄市来说,他们后来就要求业者要改用不鏽钢桶装。

表面上高雄市看起来很在乎食品安全,但却忽略了塑化剂的产生跟温度有很大的关係。也就是在过度高温下,塑化剂才会有从塑胶溶解出来的问题。」

为了让一餐不到30元的米饭别滋生细菌,那些无奈的厂商只好这样
Photo Credit: PROTony Tseng @ Flickr CC BY 2.0

「可是改成不鏽钢桶装有比较不好吗?毕竟现在很多人都会觉得用塑胶就是比较不好。」M皱了皱眉头。

「同样的饭放在塑胶桶,跟不鏽钢桶最大的差异在于保温。金属失温快,失温的结果反而造成米饭温度降到容易滋生细菌的温度。这次被爆料的甫洲米食工厂他们一天要负责8、9万人的米饭。不要说100人,50个人拉肚子他们都担当不起,所以你觉得他们能怎幺做?」

「…….」M不说话。

「这个厂商为了确保食品安全,除了添加报导提到的VN-103、VN-151。为了降低生菌数,放米饭的不鏽钢桶会先用稀释过的氯水洗过再推去蒸气高温蒸煮30分钟。因为做了这些努力,甫洲米食实际添加抑菌剂的量是千分之五点七,这比厂商建议的使用量千分之十要降低了一半。

这两个添加物,都是依法可以添加的东西,所以实际上这个案子完全不能够拿来跟顶新这种黑心厂商做比较。站在法的角度,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没有违法,我们可以去讨论米饭食用安全的问题、讨论厂商有没有诚实告知或讨论法本身合不合理。可是这些都不去问,只用一句『他们就是黑心』是没有办法解决任何事情。」

「….你不说这些,我其实没有想到原来厂商煮个饭学问也这幺多。」M一改刚刚提到厂商就激动的反应,低声说着。

「是啊,我也是看文章才觉得很意外。新闻把这些过程都浓缩了,把这事情单纯打做黑心,其实是对厂商非常不公平的。回到我刚说的成本,一餐21元,以高雄市来说,是採价格标,也就是出价最低的得标。

然后层层发包也是都用价格最低的得标,结果厂商为了生存只能薄利多销。就有知情人士提出数据说甫洲米食的利润大概只有2到3%,等于卖100元赚不到3元,一天必须要煮6万份营养午餐才可以打平收支。」

「2到3%很少耶,像我在公司做网路行销,随便一个通路平台抽成都是20%起跳的。」

「是啊,这样说你就知道那个落差有多大了。对厂商来说,如果可以让他增加设备,扩大产能,他就可以不用加抑菌剂这样的方式。可是当他利润只有2到3%,一餐白饭要从原来3、4元调整到5元的时候,家长说经济困难,那厂商又要如何扩大产能?这些都是要成本的。」

这时熟睡的婴儿发出声音,S转身过去拍一拍后,小婴儿又继续睡了。

「如果撇开成本问题,营养午餐最好的作法,就是每个学校或是区域学校联合自办厨房。量少距离近的情况下,刚煮完的饭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小朋友的手上,就可以不需要使用额外添加物的方式保鲜。

但要问的是,这样会增加一餐的成本,家长愿意吗?如果要这样做,营养午餐的政策也必须要做改变,相关立法也都要配合,那一般人又有多少人愿意从这个角度去正视这个问题?又或许我们应该问问自己,我们是真心的觉得学童健康很重要吗?」

参考资料:

黑心食品?惊爆营养午餐用「化学药水」煮饭 《学童营养午餐白饭的「添加物」》 防腐药水煮白饭事件有感 营养午餐压成本 团膳外包「多一元就逼死人」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