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注行业 >揭露 4 大经营乱象,大学私校连环爆 >

揭露 4 大经营乱象,大学私校连环爆

关注行业 2020-07-12
揭露 4 大经营乱象,大学私校连环爆

「不夸张,至少十几家私校来找我,不只亏钱的想退场,赚钱的也想走,大家都知道学校做不下去了。」一位企业负责人私下透露近期私校为求生存,到处找产业捐资入主的急迫。

私校危机并不是现在才爆发。2014 年起,屏东高凤数位学院宣布停办,开启私校退场第一枪后,又有永达技术学院、兴国管理学院、台湾观光学院和高美医护管理专科学校,陆续走上转型或退场之路。

2018 年适逢龙年新生就读大学,招生状况理应有所改善,却一连 5 所私校爆发危机。

2 月,亚太创意技术学院因接手的怡盛集团董事长黄平璋被教职员指为觊觎校产的秃鹰,双方沟通破局而确定退场;苗栗地方法院在 12 月裁定由工会代表进入临时董事会,处理校产清算与职员退抚。

5 月,大华科大因盖新大楼,出现财务缺口,董事会向外寻求新资金,却爆出旅美博士陈志光团队,与香港敏实集团两派人马抢买大华争议,最后确定由敏实集团入主。

10 月,才升格 3 年的康宁大学,因台南校区招生不佳,準备申请降为技术学院,却被查到违法招收斯里兰卡外籍生,并涉及非法打工等行为遭重罚;连高注册率的护理系都被牵连减招,前景堪忧。

11 月,南荣科大则因教学品质低落被勒令 108 学年度停招,但财务也即将濒临赤字,而董事会仍未有积极动作。

12 月,前身为复兴工专的兰阳技术学院宣布 6 系停招,只保留餐旅管理系,按时程推算,最快 4 年后停招科系就会退场。

乱象 1:假留学真打工》未尽辅导责任,外籍生违法工作

不仅上述 5 校,和春、崇右、中州也面临注册率连年低落、财务赤字的问题,如果不是少子化的因素,学校是怎幺把自己搞倒的?「他们不是坏,而是笨」,一位教育界人士直言。

以招收外籍生来说,技职学校为响应政府新南向政策,同时拓展生源,近几年以「国际产学专班」等名目招收东南亚学生,南华、明道就相当积极。只是正规做法是学校派人到当地国家招收高中生,检附财力证明并通过英语和华语能力测验后,才能来台就学,门槛不低;因此有学校砸重金,直接派老师到当地辅导学生语文能力,日后来台也比较容易适应。

然而需求一高涨,就出现所谓的国际留学中介,当然也不乏恶质的人力仲介,反过头来先帮学生找到工作机会,透过学校与外交部申请学生护照,遂行「假留学、真打工」,再与学校拆分学生来台工作的佣金。而学生为了筹措学杂费,到了台湾也就真的必须去非法打工,而不是念书。

一位教育部官员私下透露,康宁表示自己被仲介骗;或许可能,但校方高层饥不择食,为了让这批没有财力证明的学生来台,竟承诺会发 4 年全额奖学金给学生,外交部才核发学生签证。如今被抓包、被教育部要求全额给付奖学金,校方竟然还与教育部讨价还价,实在是说不过去。

揭露 4 大经营乱象,大学私校连环爆

2011年中州升格为科技大学,但长期低注册率和财务赤字仍无法改善。

乱象 2:广设低门槛学程  学分班学生轻易取得日间部学籍

根据教育部调查,康宁踩到另一条红线是没有经过正常管道,就把推广教育学分班的学生转成具有正式学籍的学生,因此被勒令停办推广教育学分班与非学分班。「这也是笨」,一位私校经营者苦笑,为了迎合学生,让学分班学生透过很宽鬆的检定,转成正式学籍生的状况并不少见;但再怎幺宽鬆,也都得走完程序,而康宁竟然天真到完全省略。

更令教育界叫苦连天的是,教育部这次不仅罚康宁罚得特别重,「还把大家都当贼在查,」一位私校校长透露,这学期的新南向招生有 30 几个学校被停招。

乱象 3:办学不比办企业》吃紧弄破碗,犯《教师法》天条

至今仍在处理教职员欠薪争议的亚太创意技术学院,则是让所有有意接手私校的企业家可为殷鉴──搞定教职员退抚前,不要贸然进场,因为只要碰到《教师法》第 14 条(教师聘任后,除有判刑确定等事项者外,不得解聘、停聘或不续聘)和《教师待遇条例》第 24 条(私立学校未依聘约支给教师薪给时,其所属学校财团法人全体董事应就未支给部分与学校负连带责任)这两大天条,操之过急反会惹得一身腥。

亚太前身为亲民技术学院,早在 2001 年时就因为办学每况愈下而被教育部接管。2016 年公益董事李金桐力邀怡盛董事长黄平璋接手,怡盛集团为中国前 5 大物业管理外商公司,在台湾有台北 101 大楼、宏盛帝宝等客户,管理近千栋大楼,人力需求很高;却万万没想到办学不比办企业。

根据亚太教师与高教工会指控,该校易手后,多达 19 个科系停招,却未新设科系,黄平璋承诺的资金迟迟未到位,却已利用校址开公司、安插人事、逼退资深老师,强烈质疑黄平璋是刻意把学校办到倒,好接手价值达 11.88 亿元的校产。黄平璋起初反告诽谤,但不敌亚太教员强悍,后来索性连捐出的 1.5 亿元都不要了,率众退出董事会。

教育部次长姚立德坦言,每一所学校退场都是艺术,为平息众怒,亚太已将校地信託,而设校基金仅存约 3,000 万元将用以资遣老师,学生全数转学到育达等邻近学校或安置,目前亚太停水、停电,确定走入历史。

其他私校校长表示,其实只要董事会和职员沟通畅通,亚太并不一定要走上停办;但这件案例让有心接手的企业起了寒蝉效应。

乱象 4:董事成员家族色彩浓》不时爆弊案  硬撑着不退奈他何?

反观部分私校董事会要是背景够硬,教育部要管也是有心无力。在教育圈,有几个家族特别以经营私校着称,例如 2018 年初骤逝的康宁大学董事长钮廷庄有私校天王之誉,董事之一吴庆堂为启英、治平高中董事长,号称全台最大私立中学体系经营者。位于彰化的中州科技大学,现由医师柴洵清家族入主,也引进秀传医疗体系资金,另一董事、隆庆兴实业董事长萧松喜,家族在员林经营大庆商工,同时也是 17 年前轰动一时的景文案关係人、《国语日报》前董事长林昭贤的舅舅。

但若要论背景最硬的,和春技术学院罗家要算数一数二。其实早在 102 学年度和春就因教学品质低落被教育部列管,但 2017 年仍爆发涉嫌找来上百名中年原住民人头新生,以美化注册率,诈领教育部上千万元补助费,遭到行政处分,勒令 6 系停招。

解法 1》公私立同步瘦身  贴紧产业特色

和春董事会由前立委罗传进家族组成,罗氏家族深耕高雄政商关係,除了教育之外,也经营戏院、环保、保全、护理之家、渔业公司,由家族成员各任要职。罗传进儿子罗世雄曾任两届立委,后转赴行政院南部服务中心担任执行长,目前为和春执行长与企管系教授;罗的妻子吕绮修则担任该校副校长,虽未违反《私校法》规定董事不得兼任校长及其他行政职务,但可见家族参与校务甚深。

「为什幺台湾高教陷入窘境?因为大家都在卸责!」民进党立委锺佳滨直言,「这是一个共犯结构,学生、老师、学校都不肯诚实面对。」锺佳滨认为,解方应该是:公私立学校同步瘦身、缩小规模、特色经营。

中华大学校长刘维琪亦认为,少子化浪潮是危机、是转机、也是看出退潮后谁有穿裤子的良机,不过现行的《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草案却是一味逼私校退场,对有心办学的私校并不公平。

未来 10 年,若大学新生人数会减少 10 万人,以一所学校 3,000 人估算,至少要倒 30 家,而且由教育部的态度来看,该倒的都会是私校。刘维琪直言,教育部这时要讲清楚,高等教育到底是要走市场制还是公共化?如果教育部有意走向「天下为公」,却绑死私校学杂费,合理吗?「现在是鬆绑学杂费最好的时机,私校也不敢涨太多,但能给予空间发展特色,否则就算超过 3,000 人也活不下去。」

2017 年行政院通过《私立大专校院转型及退场条例》草案后,教育部便成立专案办公室,积极辅导问题私校退场转型。参事张明文分析,有鉴于日韩在私校退场,日本採取财务控管,韩国则用评鉴机制,台湾综合两者,订出财务与教学品质指标,并且公开校务资讯,一旦有红字警示,就会要求学校改善、或是董事会持续捐资;但若如华梵大学注册率低、连年亏损破亿元,而校务基金仍有 10.34 亿元,就不会为难校方。

解法 2》提供退场诱因  不应一味排拒财团

然而要退场,也须给予配套和诱因。一位校长直言,想转做长照机构,内政部、卫福部会同意吗?想改办高中或五专也没那幺容易,因为大学的地目是「文高」,要变更地目为「文中」才能改制,一申请就是数以年计。

近来教育部把中信金融管理学院模式奉为圭臬──引进企业、改为独招、小而美的利基学校;但审查程序仍繁複,许多私校经营者认为,既然校产都已信託就应简化流程,让承接者更快上手。

说到底,私校转型退场只是高等教育规画的一部分,当局者应趁此时提出更具宏观的高教政策,让台湾摆脱过度竞争、过度招生的恶性循环,转捩点就在此刻。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