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注行业 >当年30万饑民大逃港港人泣血相助! >

当年30万饑民大逃港港人泣血相助!

关注行业 2020-07-09

当年30万饑民大逃港港人泣血相助!

1959年-1962年,三年大饑荒期间,逃港达到高潮。迫于饑荒蔓延的现实,1962年5月5日,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陶铸无奈下令,撤除岗哨,放开边境,让大陆饑民自由赴港,至5月25日,北京下令关闭边卡,半个多月时间,约30万人赴港。入港者,风起云涌,扶老携幼,奔向求生之路。

30万饑民逃港,弹丸之地的香港,如何消化得了呢?港府只得採用「随抓随遣」的办法,但受到香港市民的反对。同是中华人,血浓于水,香港市民对沿街乞讨的大陆饑民,非常同情,从慷慨施捨,发展到组织起来,救济灾民。有送衣送粮的,有把饑民藏到自己家里的,有为饑民介绍打工的,急饑民之所急!

深圳河南岸至香港市区,有一座山叫华山,当时尚未开发,山上茂密的原始森林。时当酷暑,华山成了逃港者的中转休息站,山上每天集结有上万人。他们衣衫褴褛,躲在灌木丛林中,饥饿难耐,孩子们哭叫,嗷嗷待哺!失散者呼儿唤女,响彻山野,甚是凄厉!香港市民成群结队,送水送饼乾食品,送衣送葯,有的开车把逃港者一批一批接去市区。华山上,处处是扶危济困的感人场景,几乎所有香港报纸电台的记者,都冲向华山抢新闻,香港沸腾了!

大陆难民在香港排队领取食物

当年30万饑民大逃港港人泣血相助!

在香港市区,不少歌舞厅都自动关门,停止娱乐。几乎所有的香港家庭,都放弃了手中的事情,有的上街救助饑民,有的坐在收音机和电视机旁,关心着大陆逃港者的命运,人们被一种强烈的人道和慈悲所震憾!港府设立了收容营,当遣返逃港者的车队开出时,警方惊呆了:一片排山倒海的呼喊声向车队压来!

「你们不能走!」「你们回去又要受苦!」市民手里拿着麵包饼乾,呼喊不停,香港震动了,比杜甫笔下的咸阳桥「哭声直上干云霄」的场面更浩大,更感人!突然,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跳到马路当中,躺在高温的路面,挡住了汽车。「跳车呀!」「逃跑呀!」市民向着车上呼喊并指引逃跑路径,许多逃港者纷纷跳车逃跑!

大陆难民向港府工作人员提供身份证明

当年30万饑民大逃港港人泣血相助!

在香港市民的舆论压力下,港府开始着手为逃港民众建设安置区。提供木材,在山上及空地构建板屋,安置住所;盖起一栋栋「徙置大楼」,水电厨房卫生间齐全,相当于现今的廉租房,每月租金仅14元。免费供应膳食,有鱼有肉。引进加工工业,大力发展家庭手工作坊,逐步解决了逃港者的就业问题,也促进了香港经济的发展。

大陆难民在香港的临时庇护所

当年30万饑民大逃港港人泣血相助!

但香港毕竟是弹丸之地,安置数十万饑民有困难。当时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仍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美国总统肯尼迪出面关照此事,认为台湾有责任安置饑民,并号召世界各国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应儘可能多地接受移民。台湾民众和香港同胞一样,非常同情大陆饑民,早就作好了救助準备,成立了「救济大陆灾胞总会」,募集资金和粮食衣物。

民国政府拨大米一千吨捐赠。根据自愿原则,逃港饑民自由选择去处。1962年7月,中华民国政府多次派出轮船赴港接纳大陆饑民,每人发给救济金70港元,赠送服装一套。移民台湾者数万人,多数安置于地广人稀的屏东县,开办农场。台北郊区的「兴学农场」主温麟先生,接收了一千人,并解决他们的就业及子女的教育问题。

美国民间「救济中国难民总会」主席陈香梅女士,携巨款飞来香港与港府商讨安置办法,并赶赴华山与逃港饑民直接接触,徵求意见。大陆逃港饑民,大部分留港,一部分去了台湾,小部分移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牙买加等国。他们经历多年打拚,不少人发家致富。

 来源:作者博客/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