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汇生活 >《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推荐序:「药物」绝对不是治疗忧郁症的 >

《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推荐序:「药物」绝对不是治疗忧郁症的

M汇生活 2020-06-10
本文为《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推荐序全观面对忧郁症,找到本源才能对症治疗

老实说我有点后悔答应写这篇序文,因为本书一定会冲击很多同业对忧郁症和抗忧郁剂的既有想法,那就是「忧郁症是大脑的疾病,更清楚一点说,脑内神经传导物质不协调的结果,特别是血清素,因此,只要能调整好神经传导物质,忧郁症就能治癒。」这样简单的逻辑主导着目前国内外精神医学界。

1990年代,百忧解(PROZAC)进入市场,药厂行销手法高明,声称只要你觉得稍微不快乐,百忧解能助你脱离痛苦,《神奇百忧解:改变性格的好帮手(Listen to PROZAC)》还成了当年畅销排行榜,作者甚至表示服用该药后「比好还要好」,《时代(TIME)》杂誌第一次用药丸当封面,全球为之疯狂,认为忧郁症将不再困扰人类,而事实是目前为止,坊间已有几十种抗忧郁剂,忧郁症不只没有减少,反而影响数亿人口。

2004年5月,我到纽约参加第157届全美精神医学年会,讨论主题是:「Dissolving The Mind-Brain Barrier(溶化大脑与心灵之间的界限)」主办单位特别邀请包头巾的瑜伽大师谈静坐冥想对脑部的影响,隔壁讲堂正讨论着大脑血清素又发现最新的接受器,现场人山人海,我自己则是冲着精緻免费的早餐(药厂赞助),无奈挤不进去,只好到听众寥寥可数的瑜伽大师带领的冥想,很多医生静不下而相继离去,搞得主办单位也尴尬不已。

15年很快过去,人们对追求心灵的渴望不断增加,很遗憾地,这并不包括精神医学从业人员,据我的了解,大多数的精神科医师被迫让健保给付主导一切医疗行为,除了开药以外已经不想、也不愿投入非药物的治疗,特别是心理治疗,而这个现象早就存在于美国精神医学界。

民众自有区分办法:开药医师和谈话医师,而他们说的谈话医师大部分还是指不能开药的心理师(临床心理师和谘商心理师),如果病患只是要求开个药,那就皆大欢喜,银货两讫,迅速又有效率。万一你想告诉医师最近遇到的困扰或压力,又不巧不是谈话医师,可能一句「多运动晒太阳,不要乱想」把你打发走。临床上就遇过精神科医师大喇喇地告诉个案:「我不会谈的!」

笔走至此,读者可能认为我反对药物治疗,支持20世纪末开始流行的新世纪(New Age)思想,一切靠心灵,开启内心的能量……云云,甚至去附和更稀奇古怪毫无科学根据的疗法,我要强调抗忧郁剂之于忧郁症是有其不可或缺的价值,在病症的初始治疗阶段,药物仍是最有效而快速的途径。根据整合分析(Pooled Met-Analysis)数百篇关于抗忧郁剂疗效的学术论文结果显示,抗忧郁剂的反应率(Response Rate,50%个案有效)大约45%到55%,也就是有高达45%到55%的病患对抗忧郁剂的效果不佳或没反应。

千万要记得药物绝对不是治疗忧郁症的唯一方法!

然而多数医师隐瞒这项重大的事实,个案没被告知:除了药物治疗以外,还有更多需要考虑的因素,透过本书作者到全世界遍访学者专家调查后,列出忧郁和焦虑的9大原因:

    与有意义的工作脱节与他人脱节与有意义的价值观脱节与童年创伤脱节与阶级和尊重脱节与大自然脱节与充满希望和安全感的未来脱节与基因的变化与大脑角色的变化

数十年前,我们已经知道忧郁症起因于生理—心理—社会三个因素影响,但心理和社会因素长期被刻意忽视而独尊生理,这其中药厂当然扮演重要的角色。

「联合国在2017年世界卫生日(World Health Day)的正式宣言中表示,主流生物医学的叙事是基于偏见和选择性使用研究结果,这会带来弊大于利的影响,危害人们的健康权利,因此必须加以摒弃。」许多证据指向应该更深层地检视忧郁症起因,我们不应该──也绝对不行──用个人层次的改变来解决忧郁和焦虑,解决与社会问题有密切关係的议题,将焦点从「化学失调」转为「能力失调」。

我们错误地将解决忧郁焦虑的责任全部交给病患,最多再加上医生。忧郁症成因複杂,解决之道也必须是整体的。生活及文化因素不可能置之事外,社会氛围、政经情势难道没有影响?不过自己的认知行为状态最重要,发展面对忧郁症及抗忧郁剂使用的正确认知,我相当同意作者面对自己的生病的态度,因为我也是这样和忧郁症病患分享:「你需要情绪低落的讯息,倾听这个讯息,才会知道你遇到什幺问题,面对自己的弱点和痛苦,尊重疾病,甚至学习与疾病和平共存。」因此,个案会因为忧郁症而获得改变、成长,学会感谢疾病,这是终极治疗目标。

最后,我想引用作者的结论:忧郁症「在告诉我们,我们生活的方式出了问题。我们不能压制或治这个标,必须要倾听、尊重。只有当我们倾听痛苦,才能跟着痛苦回到本源,也只有在本源,我们才能看出真正的原因,才能开始克服。」

读完这本书,我只想说:「这是一本会让我更进一步修正治疗策略的书,建议心理师和精神科医师一定要仔细阅读。」

相关书摘 ►《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有意识地想办法让自己快乐,真的有效吗?

书籍介绍

《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重新与世界连结 走出蓝色深海》,天下生活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约翰.海利
译者:陈依辰

「一本阐述为何没有人应该被隔离在孤岛上的细腻清晰的着作。无论你是有轻微的忧郁症状、或是严重到曾有轻生的念头,如果你希望看到真实、且持续的改变,拿起这本书来读,它可以提供你适当的指引。」──艾玛.汤普逊(Emma Thompson,英国演员、奥斯卡影后)

18岁吞下人生第一颗抗忧郁剂,到31岁停止吃药为止的13年期间,约翰.海利一直相信医生与医学研究报告的说法:他的忧郁症是因为大脑的血清素浓度不足,需要用药来修复脑内失衡的化学状态。

从个人用药的亲身经验,他不完全赞同医生的说法与抗忧郁药剂的效用。于是,秉着记者追根究柢的精神,他花了3年时间,旅行6000多公里,足迹遍及美国印第安那州的阿米希村、柏林科提公宅、巴西圣保罗、加拿大洛矶山脉、英国等地,深入採访了社会科学家、精神科医师、心理治疗师、演化生物学家、社会运动人士、以及深受忧郁症所苦的人,试图找到造成忧郁症的真正成因与解方。

约翰.海利在这趟旅程中一一解开心中长久以来的各种困惑,他发现,不能只归咎于生理与心理因素,集体的社会因素──人际关係、价值观、职场环境、创伤、对未来不抱希望等,才是造成忧郁焦虑最主要的原因。

旅程结束后,他找到了对症处方:忧郁症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全体社会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如果要减少这个造成人类社会整体疾病负担第二名的忧郁症的发生率,需仰赖社会群体的支持,进而与人、自然、有意义的价值观、有意义的工作重新建立连结,克服自我成瘾、童年创伤等,以及修复未来、建立信心。

《照亮忧郁黑洞的一束光》推荐序:「药物」绝对不是治疗忧郁症的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